而三江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他便立刻跟上黄可为

发布时间:2018-06-05 18:19:01   编辑:合一亚洲-合一亚洲官网浏览人次:123

  三江怒了,好歹他也算是大哥级别的人物了。
 
    就见他瞪着燕九,手指着外面,狠狠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小兔崽子,咱们出去说!别打扰人家的典礼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鬼精鬼灵的。如果三江不这么说,他或许还能跟他出去。但三江越是忌惮婚礼,燕九就越气他。就见燕九歪着脑袋,嘿嘿坏笑着说:
 
    “你他妈是我儿子,还是我孙子啊?让我出去我就出去?你要是有能耐,你现在就动我。来啊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燕九竟主动把脑袋伸了过去。他还一边指着自己的脑袋,一边说着:
 
    “朝这儿打,别打错地方了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干脆耍上了无赖。
 
    三江是被他彻底激怒了,他扬起拳头,正准备朝着燕九打去时。就听不远处,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:
 
    “三江,你要干什么?”
 
    众人都跟着回头,就见黄可为从后面的房间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他嘴上虽然说的是三江,但目光却是盯着我。
 
    三江虽然一脸愤怒,但他还是硬生生的把拳头收了回去。燕九看着三江,一脸坏笑的嘲讽着:
 
    “三江,我还当你是个什么人物呢,原来也是个怂货!”
 
    黄可为出来了,三江就是再愤怒,也不可能在这儿动手。就见他气的脸色铁青,冲着我频频点头,说着狠话:
 
    “好,你们会玩儿!这事儿不算完,咱们走着瞧……”
 
    我冷冷一笑,也没搭理他。
 
    说话间,黄可为已经走了过来。今天的他,和平时比起来,似乎更加帅气了。定制的西装,手工的皮鞋,绣着名字的衬衫。浑身上下,处处都透着贵气。而我穿的都是从前的旧衣服,和黄可为一比,便显得特别的寒酸。
 
    走到我身前,黄可为的脸上,透着一丝傲慢。就见他似笑非笑的说着:
 
    “林白风,你也算是念念的朋友。今天是我们两人的订婚典礼,你总不能在今天找事儿吧?”
 
    黄可为完全是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,站在我面前的。或许在他心里,我根本不够资格,成为他的对手。尽管我心里有些酸楚,但我还是微笑着说:
 
    “放心吧,准新郎,我们不会在这里惹事儿的。除非有人找我麻烦……”
 
    我的意思很清楚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
 
    黄可为似乎对我的回答还算满意,不过他马上又接了一句:
 
    “今天不会有人找你麻烦的,因为今天能来这里的,都是很有身份的人,除了你!”
 
    黄可为对我无情的嘲讽着。而我却连还嘴的余地都没有,因为他说的对!
 
    燕九不服,他刚要说点儿什么。黄可为却一抬手腕,看了下时间,接着便有些得意的说:
 
    “不好意思,你们先坐吧。土匪哥应该到了,他特意从南淮赶过来的。我得去看看了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黄可为潇洒的走了。而三江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他便立刻跟上黄可为,和他一起出了门。
 
    燕九说的声音虽然不算大,但周围人也听的清清楚楚。他的这句话,换来的是周围一片嘲笑声。燕九有些愤怒,他瞪着眼睛,怒视着嘲笑他的人。而我轻声的对他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小九,算了,别惹事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们今天已经够让人瞧不起了,如果再惹出点儿事,那可真是贻笑大方了。
 
    燕九有些不太高兴,我们两人谁也不说话,就在角落里默默的抽着烟。没过多一会儿,就听外面一阵喧闹声。接着,两个服务员立刻把大门打开。
 
    就见秦昌平和土匪在前,黄可为、柳晓晓、阿汤等人跟在后面。这些人有说有笑的,走进了典礼堂。能看得出来,秦昌平心情很好,他始终和土匪边走边说着什么。我心里暗暗想着,看来秦昌平这套明哲保身的计划,应该实施的差不多了。就是不知道,齐四看到这一幕,他会怎么想。
 
    土匪和秦昌平刚一进来,典礼堂所有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两人身上。而有些原本是坐在位置上的,见到土匪和秦昌平,便都主动的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就听我身边的人,在小声的议论着:
 
    “这人就是南淮的土匪吧?一看就不是普通人……”
 
    另外一人马上附和着:
 
    “听说他们南淮这些人,当初和军方还扯上了关系。那能量,绝非一般人可比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