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说这个事儿之前他和自己的一干属下还真就是

发布时间:2019-01-30 20:45:14   编辑:合一亚洲-合一亚洲官网浏览人次:119

 说着,一手拉着一个。把两人给拉进了府中。不管怎么说,从表面上来看,曹操对两人确实是礼遇有加,至少没失了礼数字,这个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至于说蒯氏兄弟。今日来见曹操,自然是要和他好好聊了,所以当然是不会推辞,直接就跟着曹操进了府。
 
    而曹操他心里可清楚,自己这刚回到襄阳,蒯氏兄弟就过来了,这说明了什么?这至少说明了两点。第一就是,蒯氏兄弟早就早了襄阳,不过之前没有见到自己罢了,然后是一直在等着自己。
 
    蒯氏兄弟可不是襄阳人,而是南郡中庐人,所以曹操不相信他们是刚到襄阳。哪有那么凑巧的事儿。并且要真是那样儿的话,蒯氏兄弟必然是骑马而来,不过府门口没看见两人的马,所以曹操认为他们两人是早就到了襄阳,不过自己没在。所以一直等到今日自己回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得不说,曹操的观察确实是仔细,而且眼力非常不错。其实确实是这么回事儿,蒯氏兄弟是南郡中庐人,可不是襄阳人,所以他们是早就到了襄阳,不过听说曹操带兵离开了,所以便等了几日,今日终于是等到了。至于说曹操大摇大摆进城,这事儿基本上襄阳人都知道了,所以蒯氏兄弟还可能不知道吗。
 
    至于说第二点,曹操所知道的,那就是他认为,蒯氏兄弟既然是如此急着见自己,那么他们肯定是对他们要做得事儿很着急了,要不不至于自己刚回来,他们两人就马上来了。至少曹操知道,自己刚回来,不可能马上就走,可即便如此,两人还是这么快就来找自己,可见着急的程度,要不怎么解释这个。
 
    确实,不得不说曹操分析得很有道理,确实有道理,其实还不就是如此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是直接把两人给拉进了会客厅,然后他这才把两人的手给放开,此时他对两人笑道,“二位坐,请坐,哈哈哈!”
 
    曹操不是无缘无故发笑,而是想到两人可能是要投靠他,所以他心里高兴啊。毕竟两人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两个人,而是一个荆州的世家要投靠他,所以曹操心里比谁都清楚,要真如此的话,自己就能占据荆州之地。
 
    其实不光是己方,马超、孙策、刘备他们都是如此。不管是哪一方,能得到荆州本地实力的帮助,联合的话,那么基本上就是如虎添翼了,绝对能在荆州占据一席之地。
 
    要不自己为何是如此热情把两人给拉进了府中,并且是直接到门口把两人给迎接进来。当然,这个自然是因为两人都有些才华,不过要是和公达、仲德相比的话,蒯氏兄弟却还是不如的。但是他们却是荆州不可忽视的一个世家的家主,所以自己也不可能无视。
 
   
 
    听了曹操的话后,蒯氏兄弟坐下了来,然后两人齐声道:“多谢曹公!”
 
    曹操一看,也真是,一晃和两人也都十年都过了,没有见过了吧。当初两人见到自己,虽然不是特别熟,但也还叫自己孟德,不过如今你再看看。还有几个叫自己孟德的人了。当然了,这也不过就在曹操的脑海里一闪即逝,只是感叹了一下而已,其他的。他想得更多的还是今日两人这到底是要如何,真能投靠自己?
 
    此时曹操对着两人点了点头,然后便向两人问道,“不知今蒯氏昆仲,来此是为了?”
 
    弟弟蒯越见曹操如此问,他则说道,“还是在下来说吧!”
 
    不远处的兄长蒯良点了点头,“也好!”
 
    本来他和自己的弟弟比起来,他是不太善于言辞的那个,而自己弟弟却是比他可强多了。所以蒯良也知道。这个时候还得是自己的弟弟出马,那才行,自己吗,真不行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蒯越看到了自己兄长的态度,并且看到曹操也点头了。他这才继续说道,“曹公,实不相瞒,今日我与家兄来此,正是为了曹公之大业来的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眼眉一挑,随即是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!哈哈哈哈!先生有话。但说无妨,曹某今日是洗耳恭听先生之言!”
 
    曹操这番话,绝对不是什么讽刺,但却也绝对是半真半假了,而以蒯氏兄弟的本事,当然是听得出来曹操话里话外的意思。不过两人却丝毫不以为意。对他们来说,今日做了自己两人要做的,做好这些,那就足够了,至于说其他的。还真就不在他们所考虑之中,没什么大不了。
 
    所以蒯越闻言一笑,“如曹公所愿,不过说之前,在下却是敢问曹公一句,不知曹公以为,如今荆州战事,己方博弈,各方实力都如何呢?”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一听,蒯越倒是先问了这么一句,不过他回答得倒是也不慢,就听曹操直接说道,“先生当知,马孟起凉州军与我方应该算是比较强一些的,而孙伯符江东军与刘玄德一方,算是弱一些的。不知如此说,先生可满意了?”
 
    曹操说了四方,至于荆州本地势力,那些世家大族,他却是没说什么。毕竟如今蔡瑁已死,所以曹操不认为荆州这时候还能有第二个蔡瑁。毕竟在曹操眼里看来,如今的荆州,是不可能再出现“蔡瑁”了。毕竟谁也不是刘表,所以没有蔡瑁所能生存的土壤了。你说自己也好,还是说马超也罢,孙策刘备他们,哪个是刘表所能比得,所以……
 
    曹操心里其实很清楚,世家大族,就不要想去做蔡瑁了,那么做不了蔡瑁,能做什么?
 
    在他的想法中,那么既然是不能做“蔡瑁”,那最好就是投靠四方中的某一方,毕竟为了保住在荆州的利益,投靠某一方,其实是最好的选择。不过却不要轻易下结论,毕竟如今荆州太乱了,好像谁都可能成功,也好像谁都可能失败。
 
   
 
    蒯越听了曹操的话后,是点了点头,而不远处的蒯良呢,他也是点了点头。不得不说,曹操说得对啊,而且他没有说世家大族,两人也算是对曹操的想法有些了解。
 
    只听这时候蒯越说道,“曹公所说不错,确实也是你方与马孟起凉州军一方比较强,而孙伯符与刘玄德一方较弱!”
 
    曹操此时则问道,“不知先生问此,之意是?”
 
    蒯越一笑,“却不知曹公想过没有,如今看荆州形势,貌似是两强两弱,但是在下却认为,也许很快就要变成三强对抗的局面了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蒯越说的,三强对抗?这三强,是……,莫非,曹操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 
    “这,先生之意是?”
 
    曹操还是有些不能确定,不过蒯越却是点了点头,“不错,曹公所想,如果刘玄德与孙伯符结为了同盟,并且要联合出兵,敢问曹公,此时在荆州。是不是三强对抗的局面?”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闻言,他确实是没话说了,虽然他认为蒯越说的这些,都是假设。但是如果说这些都成真的了的话,那么……
 
    其实好好想想,自己和马超,也许都不会和谁去联合,这个没错。但是那刘备和孙策,也真是不好说啊,
 
    毕竟自己有信心,除了对战凉州军之外,无论是和江东军陆战,还是会刘备军战斗。己方都可能能胜了对方。不过刘玄德要真是和孙伯符两人合兵一处的话,那么对上他们联军的话,还真是棘手啊,到时候就不一定怎么回事儿了。
 
    所以在听完蒯越的话后,曹操他也不得不换成了一副凝重的表情。毕竟对他来说,马超凉州军已经是大敌了,结果刘备他们要真联合在一起的话,这就又让自己多了个大敌。是之前刘备要不和孙策联合,曹操不会认为会多一个大敌,他们两个最多是两个小敌。可两个小敌合在一起,那肯定就是大敌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蒯良和蒯越兄弟两人看到了曹操的这副表情。他们心里说道,好,要的就是你曹孟德如此,所以咱们才好进行下一步,这样儿好啊。
 
    要说蒯氏兄弟可真是不知道刘备和孙策两人的动作,而之所以蒯越能和曹操这么说。完全是他们推测出来的。至于说到底是不是如此,对他们来说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能让曹操相信如此,那么就足够了。而这就是两人的目的。其实两人毕竟是荆襄的智谋之士,所以他们也是推测了很久,才得出了这么个结论,虽然他们不能肯定,但是至少有一半的把握。
 
    所以就来找曹操了,因为他们要和投靠曹操,虽然不是说完全投靠,但是怎么说也算是依附于兖州军了。至于说两人一开始就不提让自己家族支持曹操的事儿,而是说了刘备和孙策要联合,这个无非就是要告诉曹操,我们这是给你帮忙来了,只要我们支持你们兖州军,那么对付什么马孟起还有刘玄德、孙伯符他们,那都是没问题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时候蒯越说话了,他看曹操总是那么一副凝重的表情,也不是那么回事儿,所以就直接说道,“曹公,其实这一切不过是我与家兄之推测而已,至于说事实到底如何,我们却还都不得而知啊!”
 
    蒯越那意思,你可别当真,毕竟只是我兄弟两人的推测而已,谁知道真假,或者说会不会发生啊。
 
    不过蒯越越这么说,曹操就越不能不听,他就越觉得是真的,不会是假的,关键是曹操也不是不会分析,要说蒯越没说这个事儿之前,他和自己的一干属下,还真就是没有想过这个。不过当蒯越说出了这个事儿可能发生后,曹操确实是有些坐不住了,他确实想知道,刘备和孙策的动向,不过说实话,已经是有好些天没有动静了,对,是他们两方都没有情报传来。
 
    所以曹操不得不怀疑,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儿,要不真没有情报,自己可真是不相信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