码头闪烁的灯光下,停着一艘艘小船儿老鬼上了

发布时间:2018-06-05 18:07:24   编辑:合一亚洲-合一亚洲官网浏览人次:157

 秦念被我这一遍遍的电话,折腾的有些没心情了。她看着说:
 
    “算了,今天不聊了。我去找晓晓,改天我们再约吧……”
 
    我有些歉意的笑了下。我这没帮上秦念,反倒一阵阵电话,把她搞的心神不宁。
 
    送她出门上车,我又简单安慰几句后,才开车回了家。
 
    我租住的房子,是一个破旧的小区,连个物业都没有。开门上楼,走廊里的灯忽明忽暗的闪着。我走的很小心,每走几步,我都要观察一下楼道里的情形。
 
    我住在四楼,当到门口时。我尽量小心的把钥匙插进门里,轻轻一扭,接着猛的一下拽开门。同时,我也向后退了两步。
 
    整个房间里,一片漆黑。我一点点的朝门内走去。一只脚刚跨进门内,我的手便摸着墙,寻找灯的开关。
 
    刚刚碰到开关,还没等摁下去的时候。忽然“嗖”的一声,一团巨大的黑影,朝我飞了过来。我急忙后退一步,但想躲避,已经是不可能了。我便双手护在脸前。就听“砰”的一声,一把椅子,砸在了我的身上。
 
    顺着这个劲道,我退出了门外。刚站稳脚步,一个如同鬼魅一般的黑影,从屋内奔了出来。我知道,这就是我要找的人。
 
    我没有丝毫的畏惧,扬起拳头,对着黑影就是几拳。这应该是我出拳速度最快、最急的一次。可惜的是,尽管我用尽全力,但每出一拳,似乎都像打在空气中,没有半点用处。
 
    当我再次扬起拳头,准备出手时。忽然,咽喉处一紧,我便一动都不敢动的站在原地。因为黑影出手了,我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,但咽喉却已经被他锁住了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知道我在你家中?”
 
    黑影穿着一套黑色的带着帽子的卫衣。他低着头,戴着帽子,我根本看不清他的长相。但他的声音我却很熟悉,他就是两次给我打电话的那人。
 
    “猜的!”
 
    嗓子被锁着,我发出的声音也格外的刺耳。
 
    “你还猜到什么了?”
 
    对方又问。
 
    我依旧压着嗓子说:
 
    “我还猜到,你就是四爷让我找的人。我未来的师父……”
 
    我的话,让对方楞了下。他慢慢的松开了手,冷哼一声,略带不屑的说道:
 
    “倒是不蠢!可惜手法太差……”
 
    我不敢和他顶嘴,但心里还是不服,我要是有他这样的能耐,我也不至于找他来学了。
 
    黑影转过身,朝屋内走去。我紧紧的跟着,而黑影边走边问:
 
    “你是怎么猜到的?”
 
    “下午,燕九给我打电话之后!其实道理很简单,你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燕九的手机,给我打了电话。但同时,又不动声色的把手机还回去。这首先来见,您一定是位高手。但您对我俩,有没有什么恶意。似乎只是戏耍我们。而和我有联系的,江春的这些人中,能这么做的,我想来想去,也只有你一个人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看不清黑影的表情,但我一说完,他便沉默了。很明显,他对我的回答应该还算满意。
 
    打开灯,就见燕九被捆的像一个粽子似的,扔在沙发上。而他的嘴里,还塞着一直袜子。我急忙过去,把他的绳子解开。燕九立刻站了起来,把口中的袜子一扔,接连呸呸了好几口。马上就指着师父骂着:
 
    “你他妈的有病吧,用我袜子塞我嘴!老子好多天没洗澡了,你不知道啊?”
 
    我急忙拉着燕九,小声的劝他:
 
    “小九,别胡说,这是咱们的师父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估计是被他折磨够呛,他一摆手,依旧叫嚷着:
 
    “什么狗屁师父,九爷不稀罕!你爱跟他学你跟吧,我才不去呢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话音一落,忽然黑影在我眼前闪过。接着,他便到了燕九身前。其实燕九的反应很快,可惜的是,他连对方怎么到他眼前的都没察觉,而他的嘴前,多了一把不大的,银光闪闪的刀片。
 
    燕九傻了,我也傻了。我俩都知道,这到片儿就是燕九的。他随身带着,连我都不知道他放在哪里。可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居然被对方摸去,并且还可以随时要燕九的命。
 
    燕九瞪着大眼睛,他楞了好一会儿。忽然,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,大声喊了一句:
 
    “师父,你太牛逼了。你这是怎么练的?一定要教我啊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向来认为自己扒窃技术一流,可在对方的眼里,他不过是小巫见大巫,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。这小子虽然嘴碎,但其实很好学,见对方能耐惊人,他立刻便服了。
 
    师父也不理他,他放下了帽子。我看了他一眼,便惊呆了。他这张脸上的竟然有三四道刀疤。每一道刀疤,都像蜈蚣一样,趴在他的脸上。嘴上的一条,竟然是从眼眶上方,一直到嘴角边,看着憎狞可怖。
 
    燕九也是一愣,他早已从地上爬了起来。跟在师父的身后,厚着脸皮说:
 
    “师父,我们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呢?这要是出去,别人问我师父是谁,我得告诉他啊……”
 
    师父沙哑着嗓子,面无表情的说道:
 
    “你们叫我老鬼就行!不过你们两人要清楚,我不是你们的师父。我只是替齐家训练你们而已。我有徒弟,但不是你们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他也不理我俩,直接就朝门外走去。
 
    燕九还不甘心,在后面紧跟着,嘴里同时问着:
 
    “师父,咱们这是去哪儿啊?”
 
    “到地方你们就知道了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喊他师父,他也没反对。我们俩见他也不说,只好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。
 
    出门上车,燕九坐在副驾,老鬼坐在后座,他让我直接朝翠柳湖开去。之后,他再多一句话都不说。闭着眼睛,靠在靠背上,也不知道他是睡了,还是在想事情。
 
    到了翠柳湖,把车停好后。我俩跟着老鬼,朝着码头的方向走去。虽然是晚上,但湖边的路灯却很明亮。我对这里很熟悉,反倒是燕九第一次来,他边走,边四处好奇的看着。
 
 第九十八章 苦练
 
    一到码头,码头闪烁的灯光下,停着一艘艘小船儿。老鬼上了一艘马达船,接着冲我俩摆摆手。虽然我俩不知道做什么,但还是跟着上去了。
 
    一上船,老鬼便拿出一个密封的塑料袋,递给我俩说:
 
    “把身上的东西都放里面,一会儿小心浪大,东西都弄湿了……”
 
    见到老鬼以后,他这是第一次说这么贴心的话。
 
    我和燕九
    燕九紧靠着我,他哆哆嗦嗦的问老鬼:
 
    “师父,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
 
    老鬼不动声色,看了看我俩,他又问:
 
    “你们会游泳吗?”
 
    “会点儿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说着,我也跟着点了点头。我倒是会水,不过这种天气,我还没下过水呢。
 
    燕九一边哆嗦着,一边和老鬼开着玩笑:
 
    “师父,你不会把我们扔下去,让我们游回去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