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就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

发布时间:2018-06-05 18:10:01   编辑:合一亚洲-合一亚洲官网浏览人次:156

 “为什么不会?”
 
    老鬼话音一落,小船忽然加速。我和燕九没防备,都惊叫一声,向一边倒去。还没等靠稳,忽然老鬼一伸手,抓着我的肩膀,接着船身的力量,一下将我推进湖里。
 
    一种钻心的冰凉,立刻让我不由的大叫了起来。伸手想抓住小船儿,可就听“噗通”一声,燕九也被老鬼推下水来。
 
    燕九的反应更激烈,他一边在水里扑腾着,一边大声叫骂着:
 
    “老鬼,你他妈的要干什么?老子不学了,快拉老子上去……”
 
    老鬼驾驶着小船,在我俩身边绕了两圈后。他才停住船,看着我俩说:
 
    “想回去,就自己游回去。不然就在这里泡着吧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老鬼一加油门。小船儿嗖的一下,蹿了出去。
 
    我和燕九眼睁睁的看着小船儿一点点的变远,最后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燕九依旧在破口大骂着。我游到他身边,无奈的安慰他说:
 
    “小九,还是省省力气,往回游吧。骂他也听不见……”
 
    我怎么也没想到,见到了老鬼后,第一次的训练,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的。
 
    我和燕九开始朝着灯光的方向游去,虽然我俩水性还不错,但这距离太远,加上湖水冰凉。中途几次,我都有些坚持不住了。燕九更是,几次说游不动了。我俩只能互相鼓励,互相帮忙。在游了三个多小时之后,终于是到了岸边。
 
    一上岸,我俩的嘴唇都冻得发紫,哆哆嗦嗦的瘫倒在岸上。而老鬼悠闲的抽着烟,看着我俩,不屑的说:
 
    “这么近的距离,居然用了三个多小时。一对废物……”
 
    嘴上从来不肯服输的燕九,此时也累的说不出话了。而老鬼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毛巾和两套衣服,扔到我俩身边,冷冷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衣服换上,跟我走……”
 
    虽然不想动,但我俩是真有些怕这个老鬼了。哆哆嗦嗦的换好衣服,互相搀扶着,跟着老鬼上了车。
 
    可能是看我已经要虚脱了,老鬼没用我开车。他开车载着我俩,朝郊区的方向驶去。
 
    走了好一会儿,终于是在郊区的一处院落前停了车。下车进了院子,我四处看了看。院子不大,但收拾的却很规整。
 
    跟着老鬼进门,刚到门口,老鬼忽然回头指着院子里的一堆木头,冷冷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把那堆木头劈成柴火,什么时候劈完,什么时候进屋睡觉……”
 
    “啊?”
 
    我和燕九惊讶的瞪大眼睛。我们两人早就筋疲力竭了,况且现在已经是把半夜。他这哪是训练我俩,这就是折磨人。
 
    老鬼根本就不理会我俩的惊讶,他开门进屋,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。
 
    虽然我俩满腹牢骚,但也没别的办法。只好拿着斧子,开始劈柴。整整两个小时后,我俩才把柴火劈完。带着一手的水泡,拖着疲惫的身子,我俩终于是能睡觉了。
 
    我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像今天睡的这么踏实,这么香。不过好像刚刚睡着,就被老鬼叫醒了。一睁眼,才不过五点多。
 
    这个变态的老鬼,拉着我俩去晨练。也是从这一天开始,我俩开始了惨绝人寰的日子。这老鬼不但变态,还很机警。燕九有一次晚上想溜走,他特意选择半夜,老鬼睡着的时候。可还没等出院子,就被老鬼抓回来了。
 
    我俩的手机也都被老鬼收走了,和外界彻底断了联系。一个月后,老鬼开始正式教授我俩。我是以拳脚为主,而燕九主要是学刀,并且是非常小的小刀。因为燕九有基础,加上他天生聪慧,学的很快。而我以前虽然不会拳脚,但身体素质不错。加上老鬼的点拨,我的进步也很快。
 
    一转眼,四个月过去了。这天清早,我和燕九照例出门。一推开门,天空中竟开始飘着雪花。燕九感慨着说:
 
    “真快啊,大哥。这一转眼都是冬天了。说实话,我还挺想南淮的……”
 
    其实我也挺想我那些朋友的。柳晓晓,秦念,阿汤,猴子,刘功成,当然也有骆雨寒和了蓝羽。锻炼回来后,一进门,就见老鬼已经把饭做好了。
 
    这让我和燕九很是吃惊。这几个月,天天都是我俩轮流做饭,老鬼从来都是一手不伸。没想到他今天居然为我俩做了餐饭。
 
    见我俩愣着,就听老鬼有些不满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看什么看?过来吃饭……”
 
    我和燕九赶紧坐下。还没等动筷子,就见老鬼拿出一瓶茅台,燕九好奇的问:
 
    “师父,这大清早的就喝酒,不太好吧?”
 
    但我似乎明白了点儿什么,我便不动声色的看着老鬼。老鬼不但给自己满上,还把我俩的杯子也都倒满了。接着,就见老鬼端着酒杯,目光注视着我们俩。
 
 第九十九章 订婚
 
    老鬼的目光很平和,这和他平时冷冷的样子不太一样。就听他慢慢的说道:
 
    “白风,小九,你们在这里也四个多月了!今天我之所以做这顿饭,就是想告诉你们,吃完这餐饭,你们可以走了……”
 
    其实我已经想到了。可当老鬼说出来时,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。虽然不过是四个月的时间,但我发现,老鬼这人外冷内热。训练虽然苦,但他对我俩的关照也很多。
 
    燕九更是惊讶,他瞪着眼睛问老鬼:
 
    “师父,这才四个月,我感觉学的还不够啊,你怎么就让我们走了?”
 
    老鬼难得的笑了下。虽然他笑的很难看,但我却感觉暖暖的。就听他继续说着:
 
    “学无止境,我教你们的,只是技巧而已。你们虽然回去,但是还要多加练习。拳不离手的道理,我相信你们都是知道的。只要勤于练习,你们以后肯定会有所成就的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老鬼和我俩碰了下杯。喝了一大口的酒。放下酒杯,他也不吃菜,继续说着:
 
    “除了你们两个,我还有两个徒弟。他们也在江春。以后遇到了,报上我的名字。互相也好有个照应……”
 
    老鬼虽然这么说,但他并没告诉我们这两人的姓名。他话题一转,又说道:
 
    “还有一件事,也很重要,你们一定要记得。我之所以答应教你们两人,是因为齐家。齐家对我有恩,我不能负了他们。你们也不能负了齐家。如果你们要是有什么对不住齐家的,我一定会亲自动手,废了你们两个。听懂了吗?”
 
    老鬼说的很严肃。我和燕九都知道,他绝对不是开玩笑。我俩都点了点头,但我的心里却有些忐忑。我并不是想负齐家,但我爸爸的事情,似乎和齐家有关。我在想,如果真的是齐老先生害的我爸爸,那我该怎么做呢?
 
    一顿饭,就在这略带伤感的气氛中吃完了。当老鬼把我俩的东西还回来后,他面无表情的冲我俩挥了挥手说:
 
    “走吧,山高路远,以后好自为之……”
 
    虽然不舍,但这一天早晚都会大到来。我和燕九恭恭敬敬的给老鬼鞠了一个躬,转身就朝门外走去。刚走两步,就听老鬼忽然说道:
 
    “小九,你不觉得你少了点儿什么吗?”
 
    燕九立刻回头,看着老鬼嘿嘿一笑说:
 
    “师父,我知道,刚刚你给我东西的时候,把我的小刀顺走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有些惊讶的看了燕九一眼。要知道,在几个月前。老鬼可以轻易的从燕九手里拿走手机,并且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又还了回去。而现在,老鬼拿走小刀,燕九都已经发现了。这小子的进步的确太大了。
 
    老鬼也是一脸的欣慰,他把小刀递到燕九面前,满意的说道:
 
    “小九,你小子是块料。好好干,别枉费了我的这片心……”
 
    燕九恭恭敬敬的接过小刀。说了几句感谢的话,我们两人便出了门。
 
    开车回市里,虽然不过四个月的时间,但还是觉得好像过了好长好长时间。我俩先回了家,把东西简单收拾下,我便开车直接去了盛世年华。我现在最想见的,就是这几个好友。
 
    一到盛世年华,我便被崭新的门头所吸引。这门头是刚刚设计的,和从前相比,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。金碧辉煌的几个大字,外加上渲染的颜色,真的给人一种盛世的感觉。
 
    燕九一边看着,一边啧啧的感叹着:
 
    “哎呦,这才几个月啊,盛世年华就鸟枪换炮了……”
 
    下车进门,就见整个大厅也焕然一新。而红姐正给一群小姐训话。见我进来,她惊讶的瞪大眼睛,开心的说着:
 
    “白风,真的是你啊!大家都以为你失踪了呢……”
 
    我笑了下。之前红姐已经离开了盛世年华,看来柳晓晓这是又把她找回来了。
 
    和红姐寒暄了几句,她立刻又说:
 
    “你去柳总办公室吧,她和阿汤都在呢。这几天盛世年华就要重新开业了,他们正研究开业的事呢……”
 
    我和燕九便一起上了楼。一进柳晓晓的办公室,阿汤便激动的站了起来。他快步跑到我身边,照着我的胳膊就是两拳。同时惊讶的问说:
 
    “你这孙子,跑哪儿去了?电话也不接,微信也不回。我特么还以为你被人砍了,横尸街头了……”
 
    阿汤的话虽然不太好听,但却透着深深的关切。猴子和柳晓晓也走到我身边,猴子一边看着我,一边夸张的说着:
 
    “白风哥,你这身材好像魁梧不少呢?”
 
    我笑了下,并没和他们说去老鬼那儿学习的事,只说我出去办点儿特殊事。
 
    大家闲聊了几句,柳晓晓告诉我说,现在盛世年华由阿汤负责,刘功成任保安部门的经理,猴子是主管,她依旧是老板之一。
 
    柳晓晓一说完,阿汤就叹了口气,他有些遗憾的说:
 
    “白风,可惜土匪不同意。不然咱们兄弟还在一起,你说那该多好?还有,本来我是帮你忙,结果帮来帮去,我反倒成了盛世年华的经理了……”
 
    其实我心里也遗憾,不过我也没别的办法。
 
    柳晓晓说完这些,她忽然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,轻声说道:
 
    “白风,告诉你一件事儿,你可别伤心啊……”
 
    我疑惑的看了柳晓晓一眼,不知道她要说什么。就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:
 
    “秦念要订婚了……”
 
    柳晓晓话一出口,我立刻惊讶的看着她。楞了一会儿,才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:
 
    “和谁
    找到老鬼的那天晚上,我和秦念去了酒吧,她和我说过,秦昌平催她和黄可为结婚,但她却有些犹豫。没想到这次我刚回来,就听到这么个消息。
 
    我心里有些酸楚,看着柳晓晓问:
 
    “定下来是哪天了吗?”
 
    柳晓晓回答着:
 
    “这个周末,你去吗?”
 
    想了下,我还是点了点头说:
 
    “去,一定要去的……”
 
    我承认,我一直挺喜欢秦念的。不过既然她已经决定和黄可为在一起了,除了祝福,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