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亲哥哥是怎么下去手的龙少哪壶不开提哪壶

发布时间:2018-11-18 17:33:11   编辑:合一亚洲-合一亚洲官网浏览人次:196

   “哥,是你让我来投奔你的!是你让我到你这里寻求保护的!而现在你却还要这样讲!”冷魅然对着冷飞扬怒目而视:“你就是把我当成了一个诱饵,对不对?和你的光明前程相比,我连个屁都不是,对不对?”
 
    冷魅然一发起飙来也是相当彪悍的。
 
    然而在这种时候,冷魅然越是发飙,就越是会给她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 
    毕竟冷飞扬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了!如果这件事情不能顺利完成的话,那么龙少势必认为他十分的无能,这样的话,冷飞扬还能有什么光明的前途?如果落得个办事不力的评价,到时候别说掌管北方地下世界了,还能不能拥有先锋会都是另外一回事了!
 
    听到妹妹这样说,冷飞扬的愤怒之意已经是控制不住了,甩手就给了自己妹妹一巴掌!
 
    啪!
 
    一声脆响!这声音似乎让寒风都安静了下来!
 
    冷魅然被打的脑袋偏向了一边,嘴角流出来一丝鲜血!如果不是两边有人架着她,恐怕冷飞扬这一巴掌就能把她给扇到地上去!
 
    “苏锐他人在哪里!”冷飞扬揪起冷魅然的领子,吼道!
 
    “你竟然敢打我!”冷魅然说罢,猛地吐了一口唾沫!
 
    正好吐在了冷飞扬的脸上!
 
    后者恼羞成怒,反手又是一巴掌!把冷魅然抽的往另外一侧一歪!
 
    这两巴掌,已经把这么多年的兄妹之情给打的彻底烟消云散了!
 
    “告诉我苏锐在哪里,不然你就死在这里吧!”冷飞扬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,竟是掏出一把枪来,直接顶在了冷魅然的额头上面!
 
    “开枪啊,你尽管开枪好了!”冷魅然被顶着额头,眼神凶狠的看着冷飞扬:“冷家怎么会有你这样卖祖求荣的败类!把我打死了,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!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站在远处的露台之上,龙少静静的看着这一切,并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。
 
    “少爷,这是怎么回事,苏锐并不在车子上面,难道他当了逃兵?不敢来了?”一旁的手下问道。
 
    “当逃兵可不是他的风格。”龙少说道:“他一定已经来了,可能正在某个地方戏谑的看着我们呢。”
 
    龙少的这话让手下们心中一惊:“他已经进来了?”
 
    “不然呢?”龙少淡淡的反问了一句,这反问就是最好的答案了。
 
    “我明白了,我现在就让人进行大搜查!”一旁的手下连忙跑开。
 
    龙少似乎并不如何紧张,他微微扬起脸,淡笑着望着天上的月光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其实,在国内这样大规模的动起手来,还是有点不太方便,我真的不喜欢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。”
 
    这还叫束手束脚?下午那酒店都被打的千疮百孔了好不好!这嚣张程度,已经不知道是远威帮和先锋会的多少倍了!
 
    这样还不满意?那龙少要是真的“放开了手脚”,那得造成什么样的结果?
 
    “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在国外来一场。”龙少的眼睛里面似乎是反射着的光芒:“很久没有遇到过合适的对手了,我还很期待呢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说得,颇有一种寂寞如雪的装逼感觉。
 
    另外一个手下凑上来说道:“少爷,冷飞扬在对冷魅然进行审问,看来只有把这个女人当成唯一的突破口了。”
 
    “冷飞扬不可能从冷魅然的身上取得任何突破的。”龙少眯了眯眼睛:“你们去把冷魅然给我叫上来,我们喝喝茶,聊聊天。”
 
    手下人听了,火速下楼。
 
    喝茶聊天?这是审讯的另外一种方式吗?
 
    此时苏锐还不知道藏在哪个角落里面,龙少竟然还有心思做出这种风花雪月的事情来,这过硬的心理素质由此可见一斑!
 
    “你说不说!”冷飞扬还在用手枪用力的顶着冷魅然的脑门。
 
    他知道,今天自己是真的出大糗了!要是还撬不开自己妹妹的嘴巴,冷飞扬将彻底的失去龙少的信任!
 
    “呸!”冷魅然又吐了一口唾沫。
 
    冷飞扬的眼睛中招,他把唾液擦掉,双目血红,恶狠狠的吼道:“我打死你!”
 
    说着,冷飞扬的扳机已经压下去了一半!
 
    “开枪啊,有种你就开枪啊。”冷魅然嘲讽的冷笑,她现在对冷飞扬已经彻底的失望,整个人也有点悲观,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话会不会变成激将法。
 
    “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打死你吗?”冷飞扬低吼道:“冷魅然,你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!”
 
    冷魅然盯着冷飞扬,说道:“冷飞扬,我在这里发誓,你如果不打死我,我事后就一定会打死你!”
 
    这兄妹俩是一个比一个狠。
 
    冷飞扬的手指放在扳机上面,却始终没有压到底。
 
    他还是有点人性的,还是无法做出这种亲手把妹妹打死的事情!
 
    “把冷魅然带过来,龙少要见她。”这个时候,龙少的手下跑过来,说道。
 
 第1925章 现身!
 
    冷魅然已经进入厂区十几分钟了,苏锐的身影却仍旧没有出现。
 
   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,如果苏锐今天不出现在这新连开发区的话,那么龙少辛辛苦苦织出来的这一张大网,可就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了。
 
    此时,冷魅然已经被两人架着胳膊,来到了龙少的面前。
 
    “真是可怜,这么漂亮的人儿,居然被打的这么狠,你的亲哥哥是怎么下去手的?”龙少哪壶不开提哪壶,看着冷魅然那微微红肿的脸颊:“不过,即便是被打成这样,还是那么诱惑,的确是个美人胚子。”
 
    冷魅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,就这么冷冷的盯着这龙少。
 
    “你知不知道,你能够激起男人最原始最本能的那种欲望。”龙少伸出一只手,从冷魅然脸上的红肿位置轻轻拂过:“尤其是现在这样,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想要去虐待你。”
 
    情不自禁的想要虐待?这是一种什么心理?
 
    听了这话,冷魅然的心底不由得冒出了一股凉气,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冷颤!
 
    “怎么,我说错了吗?”龙少微微一笑:“我自认为我的形象还算不错,你为何这么怕我?”
 
    冷魅然也说不清为什么,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一直在微笑,可落在她的眼睛里面,却有种魔鬼在冷笑的感觉。
 
    “我已经等苏锐很久了,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出现。”龙少抽出一张纸巾来,主动给冷魅然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:“你能不能告诉我,他现在究竟在哪里?”
 
    冷魅然被人这样帮着擦血,但是心中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暖意,反而有点心悸。
 
    “不说?”龙少看着冷魅然那漂亮的大眼睛:“不说可不行。”
 
    虽然他没有说不回答到底会导致怎样的结果,但是冷魅然却知道,如果不给出答案的话,她的下场一定很惨。
 
    不过,此时的冷大小姐由于差点被自己的哥哥开枪打死,也开始倔强了起来:“我真的不知道苏锐在哪里,要杀要剐,随便好了。”
 
    “看不出来,你还真的挺倔强的嘛,你的父亲当初还要把你介绍给我,我想,这么一匹小烈马,我